科陆电子“忍痛”退出上海卡耐 恒大新能源结束

时间:2019-07-13 03:44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2月28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通过第三方平台“天眼查”查询发现,上海卡耐于2月27日发生了多项工商变更,科陆电子与恒大新能源完成了“交接棒”。 每经记者 吴凡 每经编辑 徐斐 1月24日,科陆电子(002121,SZ)披露公告称,拟将持有的上海卡耐新能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为上海卡耐)58.07%股权以6.48亿元(扣除了未实缴出资款4.12亿元)的价格,转让给恒大新能源动力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为恒大新能源),后者最终的控股股东为恒大健康。 2月28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通过第三方平台“天眼查”查询发现,上海卡耐于2月27日发生了多项工商变更,除了科陆电子与恒大新能源完成了“交接棒”外,上海卡耐的法定代表人由于洪涛变更为恒大集团副总裁刘永灼。另外,上海卡耐董事会中的五名董事也完成了替换。 亏损转让上海卡耐 实际上,上述股权转让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,其一是转让方科陆电子。 记者了解到,科陆电子此前曾斥重金投资上海卡耐,通过在2017年的多次受让、增持,至2017年12月底科陆电子披露公告称,公司对上海卡耐的持股比例达到58.07%。 彼时上市公司表示,鉴于公司在新能源车辆运营领域的产业布局,公司有必要控股一家动力电池生产厂家,为此其将目光投向了上海卡耐——成立于2010年5月、主营三元动力电池生产的企业。 但科陆电子1月24日披露的公告显示,上海卡耐2017年亏损了5086万元,而在2018年前9个月,其亏损额进一步扩大,净利润为负6211万元。科陆电子表示,此次转让上海卡耐58.07%股权符合公司整体发展战略,股权转让所得款项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公司主营业务投入。 但需要注意的是,科陆电子预计交易产生的投资收益为亏损1580万元。 科陆电子相关人士此前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投资收益为负,是因为公司一直在投入,而上海卡耐的产能和订单匹配上存在时间差,所以确认收入会比较慢;而且前期上海卡耐一直在扩产,再加上公司从收购上海卡耐到转让的时间也不算太长。 而对于上海卡耐而言,尽管业绩亏损,但公司估值却有所提升。 2018年12月,万丰奥威公告称向深圳市邦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1.55亿元出售上海卡耐9.59%股份,当时对上海卡耐的整体估值约为16亿元。与之相比,此次恒大新能源入主,对上海卡耐的整体估值则高达18.25亿元。 上海卡耐官网显示,公司是第一家批量提供三元叠片软包装动力锂电池的企业,也是第一家将电池产品出口到日本的中国企业,2018年其动力电池产量及装机量均排名行业前十,软包动力电池稳居行业前三。目前,上海卡耐在上海、江西、广西、江苏已拥有四大生产基地。 恒大的“造车梦” 对于恒大而言,其进军新能源领域并非一时“心血来潮”。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2018年4月,恒大宣布进军高科技产业。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彼时表示,恒大计划未来十年投资1000亿元,在生命科学、航空航天、集成电路、新能源、人工智能、现代科技农业等重点领域,与中国科学院共同创建引领前沿科技的“三大基地”。 经济学家宋清辉向记者表示,受大环境影响,地产行业“日进斗金”的黄金时代正在终结,他们必须转型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。在此背景下,恒大的产业投资逻辑是通过地产主业的高质量发展,为其进军高科技领域提供资本支持。 2018年9月恒大入股广汇集团,拥有了全球最大汽车经销商;今年1月,恒大又耗资9.3亿美元收购瑞典电动汽车公司NEVS的51%股权,获得纯电动汽车技术和研发平台。加上此次收购的动力电池生产商上海卡耐,恒大正在奏响“造车三部曲”。 “从种种迹象来看,恒大向汽车产业进军的想法非常强烈,意在开辟除地产之外新的利润空间。此次恒大入主上海卡耐具有完善产业链的意义,不过其市场价值有待进一步观察。”宋清辉向记者说道,“恒大继续深入汽车产业的难点,并不在资金的多寡,而在于相关人才、技术、资质等方面的储备。造车是一个以技术、人才及规模效应著称的传统产业,与拥有动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积淀的传统大牌车企相比,恒大还需慢慢积累和沉淀。” 太平洋证券此前发布的研报认为,未来动力电池企业之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,必将是人才、资金、管理、供应链、市场开拓等全方面竞争,而非某一方面因素的竞争。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零部件,龙头企业的竞争优势会越来越明显。

娱乐八卦
频道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