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花镇寒门女孩清华卒业感言我听出了人生三大

时间:2019-07-13 03:44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“清华培养我们成为肩负使命、追求卓越的人,父母希望我不忘饮水思源,朋友们希望我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。 而我,只想用一年不长的时间,做一件终生难忘的事情。” 张薇的经历和抉择感动了无数人,人们纷纷赞叹“这才是当代大学生应有的态度”,这才是真正的寒门贵子。 从张薇的命运轨迹中,我看到了人生的三大真相。 01 现在,很多人鼓吹寒门难出贵子,相信“政治家的儿子长大依然是政治家,董事长的儿子长大依然是董事长。” 不可否认,家庭出身会对个人成功带来非常大的影响,但这并不意味着普通人没有逆袭的机会。 张薇来自甘肃省镇原县,一个黄土高原上的国家级贫困县。 那里交通不便,教育资源有限,经济相对落后。 从小到大,她很少有机会走出县城。 第一次去省城参加物理竞赛实验,她甚至没有见过比赛所用的仪器。当她终于找到仪器开关时,实验时间已经到了。 她的起点并不高,但她最终却凭借自己的努力,走出了那个小县城,进入中国最好的高等学府,实现了人生的逆袭。 所以寒门难出贵子的真相是:很多人只是在假装努力,事实上还不够努力,不够勇敢,不够主动。 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人,比比皆是。 近日,有网友扒出曾经参演《变形计》的富二代易虎臣,被法院判成老赖,成为失信被执行人。 易虎臣生长在深圳一个富裕的家庭,因为《变形计》节目一夜爆红。 然而随着他的走红,一系列负面新闻也接踵而来:放弃中考、酗酒打架、被学校开除…… 他在微博上各种炫富,开着名贵跑车,过着舒服的富二代生活。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几天,因为公司破产,他开始向自己的粉丝伸手借钱。 欠下巨额债务后,本人却石沉大海,再也没有露面。 由富二代变成老赖,易虎臣用自己的双手,斩断了本该十分光明的前途。 石油大王洛克菲勒说: “在多数情况下,父母的位置决定了孩子的人生起点。但这并不意味着起点低的人,不能过上好的人生。” 对比张薇和易虎臣的命运就能发现: 在这个世界上,永远没有穷富世袭之说,也永远没有成败世袭之说,有的只是我奋斗我成功的真理。 我们的命运由我们的行为决定,绝非全由出身决定。 02 张薇无疑是靠读书改变命运的活生生的例子。 靠读书,她从那个偏僻的贫困县来到了清华园;也是靠着刻苦的读书,她拉平了因为城乡教育差距带来的后发劣势。 刚来清华时,由于基础薄弱,张薇与班上的同学拉开了距离。 她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不许退缩,不许放弃,不许不努力。 就是凭着这股子拼命的狠劲,她参加了辩论赛,当上了班长,还顺利拿到了学业优秀奖学金。 想起纪录片《高三》中,讲述的福建省武平一班高三学生的故事。 班主任王锦春知道读书才能改变这群农村孩子的命运,于是他对学生家长说: “我们这里铁路不通,高速公路也没修好,想要走出去只有高考一条路。” 他还对孩子们说:“读书不会读死人的,你就拿出半条命来读就可以了。” 有的人听从老师的话,每天反复地背诵知识,比如罗艳。 还有些人则充当了反叛者的角色,比如张兴旺。 成绩不够突出的张兴旺家境贫寒,父亲早逝母亲改嫁,内心脆弱,在重压之下借酒消愁。 班主任劝他:“你一个人要更加坚强......如果我是你这种家境的人,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,报以两声长啸。” 高考的日子渐渐近了,张兴旺最终还是顶不住压力,留下一封书信要放弃高考。 十年后,有记者回访《高三》里的同学。 很多人好奇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们还相信高考改变命运吗? 接受采访的同学们无一例外地回答:相信。 满意自己的现状的,他们感谢高考,比如罗艳。 对自己现状不满意的,他们反思导致这一切的根源:高中时不够努力,不够拼,比如张兴旺。 读书,就像是一座灯塔,能够把张薇们、罗艳们拉出混沌的沼泽,不断照亮他们前进的道路。 知乎上有个话题:如果你当年没上211或者985,你会错过些什么? 有个答主回道:最大的错过,就是失去了与高手产生交集的机会,错过了让自己变得更优秀的可能性。 没有交集,就没有以后。 好好读书,真的有用。 03 使张薇受到广泛关注的,不只是她寒门出生与清华学子的身份,更因为她在毕业典礼中说的这句话: “我要用一年不长的时间,做一件终生难忘的事情。” 这件终生难忘的事,就是推迟保研入学时间,加入清华大学研究生支教团。 她说:“初中时,我所在的班级有近1/6的人先后辍学打工;高中时,了解到家乡的一名小学教师在黄土高原的土窑洞里,为3个不同年级的学生上课……所以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帮助更多家庭困难的孩子。” 许多人不理解张薇的选择,在他们的观念中,刻苦学习、走出家乡、考上清华,不就是为了完成阶层跨越,走上人生巅峰吗? 这时候不乘胜追击,却要放下学业去支教? 想起前不久,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19届学生毕业典礼上,院长陆雄文的一番讲话: 大学的“有用”在于“大用”,因此不能功利,不能浅薄,不能自私、狭隘。 大的“有用”不是意味着其效用要立刻变现,而应在很长的时间光谱上呈现开来。 大学的“有用”在于“大用”,因此不能功利,不能浅薄,不能自私、狭隘。 大的“有用”不是意味着其效用要立刻变现,而应在很长的时间光谱上呈现开来。 读大学,如果只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,博一个世俗眼中的锦绣前程,那最多只能算“成材”。 只有心怀家国,像张薇那样,走得再远也不忘自己从哪里出发,才称得上是“成器”。 早年间,高晓松在一次电视节目中,曾与一位清华大学的博士生正面交锋。 那位博士问高晓松:“您觉得我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?” 高晓松听后勃然大怒:“清华,名校,是国之重器。作为名校的学生,都博士了,应该思考的是国家民族的大问题,如何帮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好,而不是为自己的工作、个人的前程纠结。” 《易经》中说:备物致用,立成器以为天下利,莫大乎圣人。 成材之人,或许可以收获世俗意义上的功名利禄。 惟有成大器者,才能活成一道光,点亮自己,照亮别人,然后在岁月的淘洗里,越发流光溢彩。 十载寒窗,青灯苦读,一个寒门贵子的背后,可能是几代人的奋力托举。 而读书,读的不仅仅是眼前功利,而是整个人生的广度和厚度。 共勉。

娱乐八卦